搜索 解放軍報

一枝一葉總關情|這是一組來自高原駐訓場的暖新聞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李三紅 閆 延等責任編輯:姬彩紅
2021-01-15 06:58

一枝一葉總關情

——來自高原駐訓場的一組報道

健康大管家

■解放軍報記者 李三紅 閆 延

隆冬時節的雪域高原,天寒地凍,在這裏駐訓的新疆軍區某團營區卻暖意融融。

“塗護脣膏!”清晨,班長孟令強發出這一天的第一道指令。戰士們紛紛拿出護脣膏,在嘴脣上塗抹着……這是在某連二班每天都要上演的一幕。

數月前,一名軍醫來連隊巡診,看到戰士們嘴脣乾裂、雙手皸裂,有的甚至已經開裂出血,她當場心疼得掉下眼淚。

見此情景,孟令強很是愧疚:“平時我對大家關心還是不夠。”

在軍醫的建議和指導下,孟令強學習了基本護膚方法和高原健康知識,決心要當好大家的“健康大管家”。自此,每天早上,他都會組織戰士們進行基礎護膚。

“圍脖手套請戴好,早晚喝水須記牢。牀頭氧氣要吸足,身體棒棒好站哨……”孟令強還自編了一個健康順口溜,不僅自己常掛嘴邊,還督促班裏戰士必須記牢、做到。

“班長為我們付出了很多。”副班長羅浩説,孟令強每天都會在起牀號響前半小時就起來,為班裏戰士準備要喝的温水;晚上熄燈就寢前,他又會準備好熱水,組織大家泡腳暖身。

不僅如此,提醒戰士午餐、晚餐後要吸氧,每週兩次坐浴,兩週一次洗澡……為了戰友的身體健康,孟令強盡心盡力。記者問他這樣會不會很辛苦,他憨憨一笑,説:“班長就是軍中之母嘛!”

對於二班的戰士來説,孟令強無微不至的照顧温暖了高原的冬天。而對於作戰支援營的戰士翟建行來説,組織的關懷讓他備感“家”的温馨。

去年12月中旬一天傍晚,翟建行突發劇烈腹痛。戰友見狀,立即將他送到衞生所。醫生診斷其為急性闌尾炎,急需將他送至低海拔地區醫院進行手術。

團領導知悉情況後高度重視,立即協調車輛、聯繫醫院,並指派該營副營長蔣明才全程護送。

車窗外,風大雪大,夜黑如墨。救護車行駛在搓板路上,左搖右晃,顛簸不停。為了減輕翟建行的痛苦,蔣明才讓他靠在自己身上,不停安慰:“別擔心,有我和軍醫在,你一定不會有事……”

翌日8時許,經過一整夜奔波,翟建行被安全送至新疆軍區總醫院某醫療站接受治療。

手術後,翟建行醒來第一眼看到的,就是守在身邊一夜未閤眼的蔣明才。

翟建行回憶説,那一刻,自己非常感動,淚水就在眼眶裏打轉。

採訪結束,高原依舊寒風凜冽,但戰友間的深情、組織的關懷如同一汪熱泉,帶來汩汩暖流,温暖着駐訓官兵的心。

需求直通車

■林發明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趙治國

數九寒天,海拔5000多米的喀喇崑崙山,空氣含氧量不足平原一半,氣温更是降至-30℃,但南疆軍區某合成團坦克二連連長李振雨的心裏十分踏實。

前不久,坦克二連根據任務安排在這裏開展冬季適應性訓練。雖然團裏配發了氧氣瓶,但存在灌裝困難、搬運不便等問題,導致部分官兵不能每天按時、足量吸上氧。李振雨將情況直接向該團政委樊江偉報告。很快,一批便攜式製氧機就送到了連隊。

為啥直接向政委報告,響應又如此之快?李振雨説:“這是因為團黨委在醫療保障、後勤供給、家屬服務等方面,建立了基層緊急需求直報制度和響應機制。”

這項制度機制的建立源於去年高原駐訓。當時,該團奔赴喀喇崑崙山多個點位展開駐訓。駐訓點位海拔普遍在4000米以上,有的甚至接近6000米。高原本就是肺水腫、凍傷等疾病的高發地區,加之這些駐訓點通信、運輸不便,在如此惡劣條件下,即便準備再充分、考慮再周到,也難以避免緊急情況發生。如何快速掌握、解決基層緊急需求,成了團黨委心頭大事。

“如果一味要求基層逐級上報,可能就會耽誤大事。”談起建立基層緊急需求直報制度和響應機制的初衷,樊江偉説,“只有最大限度減少煩瑣程序,以最快速度進行決策,才能第一時間為基層解決難題,幫官兵渡過難關。”

到達駐訓點的第5天,防空連下士王寧出現咳嗽和高燒不退等症狀。衞生連軍醫通過基層緊急需求直報制度上報情況,很快就有救護車疾馳而來,載着王寧奔赴百公里外的醫院。因為救治及時,王寧的病情在發生初期就得到了有效控制。

據瞭解,該團基層緊急需求直報制度和響應機制的具體內容,還會根據任務實際進行調整。入冬後,雖然保温板房、新式防寒服等保暖物資全部配發到位,該團黨委還是擔心官兵出現凍傷等情況,將防寒保暖需求納入基層緊急需求直報,定為“首辦項”。

在雪域高原開始駐訓以來,基層緊急需求直報制度和響應機制一直高效運轉,成為解難紓困的“直通車”。通過這班“直通車”,該團目前已及時解決基層建設、官兵健康和家庭困難等方面的緊急需求38個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