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考卷設在戰場,這門課程“戰”味十足!

來源:國防科大作者:趙娜娜 張世初責任編輯:李佳琦
2021-01-14 08:45

開設“為戰育人”課堂

“這個地方干擾少,路線適合野戰生存考核。”2020年7月7日,正在進行地形勘察的軍事共同課目教研室主任王倫武有些激動,經過了近1年“摸爬滾打”,終於確定了這個特殊的小鎮,作為2018級學員《野戰生存》課程的考場。

野戰生存課程

兩年前,教研室成員看着《野戰生存》的課程大綱,一籌莫展,這門全軍院校新開設的軍事基礎課程,要求課程緊扣實戰,並通過訓練培養學員在複雜戰場條件下的基本生存技能。但課程的開設沒有先例,這門“直通戰場的課程”該如何設置,如何考核?為了讓學員體驗逼真戰場環境,團隊成員到各地調研,最終“理論+實踐+實戰考核”成為了課程設計的藍本。但校區周邊並沒有適合的野外生存訓練的場地,理論課可以在教室完成,實踐和最後的考核怎麼辦?

隊幹部示範

“12個考核點的預設終於完成了。”還在躬身砍竹子的劉闊教員臉上終於有了笑容。經過長時間的“搜索”,他們選擇了叢林密佈的舒城小鎮。為了開闢出考核道路,教研室一行10人硬是靠着一把砍刀,在佈滿荊棘的荒野中砍出了一個“考場”。

創新“為戰練兵”模式

“緊貼實戰技能需求,樹立鮮明戰場導向”的一份《野戰生存》課程教學改革創新方案下發到教研室每個教員手上。自2019年開設《野戰生存》課後,教研室根據出現的問題,進行總結和反思,並在此基礎上創新出了新的考核方式——《野戰生存》和《軍事地形學》融合在一起組織,並設置“任務誘導、全程敵情、紅藍對抗、獨立作業”的考核方式。

教員檢測淨化水

“在野外這種花不能食用”,在《野戰生存》的理論課堂上,教員正在講授如何識別可食性動植物。學員張世初聽得入迷,剛剛把生存知識寫到筆記上,想着上節課留下的“任務”,“如何挖散灶台和構築單兵卧姿射擊掩體”已經完成,心裏美滋滋的。在接下來的實踐課程中,班長彭如意拿着任務單進行分組,各個小組根據地形情況分別模擬“紅藍”兩方進行對戰,並由班長和教員在其中設置敵情。看着學員們“熱火朝天”的“備戰”和“迎戰”,蘭志林教員心中倍感欣慰。

凌晨五點,隨着一聲緊急集合哨響,2018級學員在學院南大門集結完畢。在教員下達課目之後,學員有序登車,開始了野戰生存綜合訓練考核。

出發前集合

培養“強軍勝戰”精兵

“注意隱藏!”組長陳向林話音剛落,組內有一個同志在通過高牆時,俯身去撿掉了的野菜袋子,差一點被隱藏的藍軍擊斃。已是深夜,小組為了完成第二天取水任務,開始對藍軍看守的水庫進行偵察,在黑暗中,他們準確判定了方位,清晨,在惡劣環境和藍軍的圍追堵截中,他們快速取水成功。

野戰生存訓練

“像個真正的戰士了!”鄧強教員感慨地説。考核中,他發現學員身上發生了喜人的變化:行軍中,他們從低頭走路變成不停指派人員前出偵察;野炊中,他們從面對食材的“不知所措”,變成了快速分工;晚上就寢前,他們從抱怨辛苦,變成了聚在一起找問題。由理論向實踐、由單兵向團隊、由“學會知識練精技能”向“會實戰運用”的轉變,使學員的戰鬥體能和技能得到了提高,“紅藍對抗”的方式更是增加了學員的敵情意識。經過兩年的探索與考核,《野戰生存》課程取得效果越來越明顯。“明年的課目會更豐富,紅藍對抗繼續加劇。”聊到下一步的課程優化時,王倫武主任説。

架設竹橋

過繩橋

隱蔽射擊

兩年,課程從無到有、從理論到實踐、從教室到“戰場”,變化的不僅是上課地點,更磨礪了學員為打勝戰的戰鬥意志。最終,接受了“戰場”硝煙洗禮的學員們,在這場“戰爭”中上交了一份“成長”答卷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