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凡有活動必要求錄像?別讓“留痕”變成“形式”!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周 強責任編輯:姬彩紅
2021-01-15 06:51

當錄像留存資料成為一些單位的工作“標配”,就有了——

文書們的新煩惱

■周 強

看着眼前堆積的光盤,第82集團軍某旅一營文書郭超滿臉愁容。

去年底,為了確保年終考核正規有序、公平公正,旅機關下發通知,要求各營對考核全程進行錄像,還規定視頻資料要保存3年以備查詢。

考核進行得很順利,全程錄像任務也在10多個攝像員共同努力下圓滿完成,但郭超的煩惱事才剛剛開始。

每天考核一結束,郭超就要把10多個內存卡中的視頻導入電腦,再根據考核單位、時間、課目等歸類整理,還要按照要求剪掉無效畫面、合併同類內容、統一畫質參數等。因為視頻的傳輸、編輯、渲染等操作對電腦硬件要求較高,但基層辦公電腦配置普遍偏低,郭超每天光是處理考核錄像就要花費大量時間。

等到考核全部結束,幾百個G的視頻資料也終於處理完畢,但它們如何存儲、哪裏存放成了讓人頭疼的新問題。

“電腦硬盤存儲空間有限,年終考核視頻就要佔用一多半。”郭超説,視頻資料如果存在電腦裏,不僅佔地方還影響日常辦公,只能刻錄到光盤內保存。這樣一來就需要大量光盤,費時、費力、費錢不説,還要在保密櫃中騰出不小空間來存放。

郭超指着值班室內保密櫃説,這裏面存放的就是保存視頻資料的光盤。這兩年,機關要求基層留存視頻資料漸成趨勢,無論是訓練考核、教育學習,還是裝備保養、投票測評,錄像留存都似乎成了“標配”。

“機關要求視頻資料要保存1至5年不等,存儲用的光盤越積越多,但實際派上用場的寥寥無幾。”不只是郭超,其他營連文書們對此都很煩惱。炮兵營文書蔣文翔説,實際上,絕大部分視頻資料就是放在那裏,不知道有啥用但又不敢銷燬……

前不久,旅領導在一營蹲點,看到營值班室內光盤成堆,便問及緣由,郭超將情況和盤托出。旅黨委對這一問題高度重視,要求機關進行整改。沒承想,卻有不少機關幹部感到委屈,他們認為視頻資料留存是有益之舉。

同一件事,基層、機關看法為何大相徑庭?旅黨委決定利用雙向講評會時機組織機關基層面對面辨析。

“錄像快捷簡便,能夠減輕基層登記統計的壓力。”宣傳科幹事李星認為科技在進步,登記統計方式也應與時俱進。這一説法得到不少機關幹部認同。有人説,在組織評功評獎、測評投票、晉職考核等涉及敏感事務的活動時,錄像是有效的監督手段。

但基層幹部對這種説法提出質疑。裝步一連指導員郭靖説,登記統計的方式需要藉助信息化手段更新,但現在要填寫的本簿表冊一樣沒少不説,凡有活動必要求錄像,處理大量的視頻資料反而加重了基層負擔。

“有些工作真的沒有必要錄像。”軍械員王鵬偉舉例説,就像檢查車炮場日落實情況,最終應該檢查裝備性能狀態,而不是通過視頻查看裝備保養過程。

談到檢查工作,一些與會人員還表達了自己的憂慮:“凡事依賴視頻檢查,機關‘脱鞋下田’深入基層的意識可能會淡化。”

隨着討論的深入,大家達成共識:視頻資料是記錄部隊活動的有效手段,運用好可以助力基層提升建設質效;若無視現實條件、無限擴大應用範圍,則會適得其反,讓基層疲於應付、不堪其累。

會後,旅黨委出台一系列措施:按照實際需要,重新劃定視頻記錄的項目範圍;規範視頻資料留存標準和應用方式;配發或升級攝像機、攝像頭、電腦等設備,改善基層辦公條件……

風波漸息,機關與基層仍在就視頻資料留存問題進行溝通磨合。相信,隨着相關措施不斷完善,文書們的新煩惱也會隨之消解。

謹防“痕跡管理”變形走樣

■中部戰區空軍某場站排長 劉藝爽

要求對工作進行錄像,是一些單位逐漸興起的一種痕跡管理手段。但像上面新聞報道中那樣,無論訓練考核、教育學習,還是裝備保養、投票測評,都要求留存視頻資料,就頗有些“痕跡主義”的意味了。

痕跡管理本是一種科學的管理方式,其優勢在於通過保留下來的文字、圖片、視頻等資料,還原工作落實的具體情況,可以藉此檢驗決策程序的正當性、工作過程的完整性和實施結果的有效性。如遇問題,還能作為調查取證的重要參考。

但在實踐中,有些單位過於講求“痕跡”,甚至要求事事留跡、處處留痕;有些機關在檢查督導時,把痕跡作為評價工作效果的重要依據,甚至唯一依據……當“留痕”變成了“形式”,“痕跡管理”異化為“痕跡主義”,留存視頻資料單純為了迎檢備查,就會引發很多捨本逐末、南轅北轍的問題來。

這就需要各級進一步明確痕跡管理的範圍,對於哪些工作需要留痕、留到什麼程度,進行合理規範,能合的合、該減的減,還應該積極探索運用信息化手段提高督查效率和質效,讓工作留痕迴歸科學的正軌。

要把留存的資料用起來

■第73集團軍某旅指導員 王路加

藉助信息化手段改進數據信息採集方式,提高工作質效,出發點是好的。《內務條令》規定,具備條件的基層單位,可以按照規定式樣進行電子文檔登記統計。

但是,具體到實際操作層面,這些資料到底為何留存、留存有何功用,很多單位從不考慮。於是,不論大事小事,不管有無必要,一律先錄像再説。這就造成大量資料“躺”在光盤裏、“睡”在保密櫃裏,最後淪為一種迎檢備查的“對證”,着實可惜。

當前,物聯網、雲計算、大數據等前沿科技的不斷髮展與成熟,為基層建設提供了更多“優+”方案和技術支持。但目前來看,很多單位對此不夠重視,即使有的加以引入應用也多止於淺層次上。這需要各級領導和決策部門勇於打破思維定勢和路徑依賴,提高全週期、精細化管理意識,積極探索和運用信息化手段轉變工作指導模式,搞好各項建設,尤其讓那些“沉睡”的資料醒過來、動起來,發揮出信息的最大效益,更好地服務日常工作和備戰打仗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