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班長向來十拿九穩的偽裝防護課目,為啥這次栽了跟頭?

來源:解放軍報 作者:劉建偉 宋子洵 劉星楠 發佈:2021-01-15 03:25:31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北部戰區陸軍某旅一營二連班長趙志從未想過,自己有一天會在偽裝防護這個課目上失手。

蹲在火炮一側,趙志仔細回想着過去5分鐘內全班的一舉一動,卻怎麼也想不明白:偽裝防護這個課目自己從來都是十拿九穩,可為啥這次栽了跟頭?

跑到考評組,趙志本想找考核員理論一番。可一看到桌上的航空照片,趙志不禁咂舌:以往無人機拍攝的都是地面實物的光學照片,這次咋還用上了紅外成像?

看着偽裝網下火炮發動機的影像,趙志終於明白:不是自己的戰術動作出了問題,而是過去的老辦法在新情況下不管用了。

趙志清晰記得,4年前的跨區機動演習前,火炮的快速偽裝防護一直是官兵的“攔路虎”。面對困難,四級軍士長李祥勇主動作為,設計出了一套能夠快速偽裝隱蔽的偽裝架。

那次戰術演習中,官兵首次實現全部火炮在規定時間內快速偽裝,成功躲避了相關偵察,火炮偽裝架不僅在演習中大放異彩,更讓官兵在之後的考核中無往不利。

“這個偽裝架是旅裏的一項革新發明,是戰場上必備的偽裝利器,沒想到這次卻栽了跟頭。”看着曾經的革新成果不起作用,趙志雖然心裏難受,卻也清楚必須做出改變。

接下來的一個月裏,趙志帶着全班反覆比對試驗,最終找到了辦法,順利通過了課目考核。

事後,趙志常常想:我們常説“考核是訓練的指揮棒”,如果沒有這次考核,偽裝架是否會一直沿用下去?這樣的情況日常中還有多少?現有的考核模式中,究竟還存在多少短板?

我們需要怎樣的“訓練指揮棒”

■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宋子洵 通訊員 劉星楠

北部戰區陸軍某旅組織跨晝夜實彈射擊考核。 曹勝傑攝

把對訓練質量的“考”與對戰鬥力的“評”結合起來

——追求偏離實戰的難和嚴,考核只會刻舟求劍南轅北轍

連續兩次指揮終端操作考核,北部戰區陸軍某旅十連排長董旭都失利了。這位曾經的訓練尖子既鬱悶更焦慮。

在該旅,董旭的情況並非個例。如今的考核打破了以往只錄入數據的舊模式,將輸入數據量減少了近一半。這一變化的背後,是對官兵通過指揮系統完成不同戰術情況下處置的能力檢驗。

數據錄入的快慢,不再直接決定考核的勝負,分析研判和輔助決策成為官兵組訓的新方向。雖然操作速度並不算快,可憑藉着過硬的指揮技能,六連副連長鬍宇第一次拿到了全優。

跌了個跟頭,撿了個明白。董旭開始反思自己以往過於追求速度的訓練是否有效。

這一切變化,得益於該旅領導對現行考核模式的思考與探索。“現行的考核模式如果放到戰場上,會是怎樣的結果?”去年年初的一次黨委議訓會上,該旅副旅長喬飛的話引起了大家深入反思:現在的考場就是未來戰場的樣子嗎?現在的演兵場就是明天戰場的樣子嗎?

“雖然我們經常説要把賽場當戰場、要把考場當戰場,讓演訓場對接未來戰場,但必須認識到的是,賽場、考場、演訓場,無論我們怎麼貼近怎麼模擬,都是和真正的戰場有距離的。”該旅領導説,“戰場的樣子永遠比賽場、考場、演訓場更復雜更瞬息萬變。”

在該旅領導看來,追求偏離實戰的難和嚴,考核只會刻舟求劍南轅北轍。只有緊貼未來作戰樣式和作戰任務需求設置考核條件,增大考評的難度、強度和險度,把對訓練質量的“考”與對戰鬥力的“評”結合起來,才能提高訓練考核的質量效益,進而實現部隊實戰化水平整體躍升。

接下來的考核中,一些新變化悄然出現——

一次直瞄射擊考核中,考核員臨時規定要使用小號裝藥進行射擊,這讓不少平日裏主要練習大號裝藥射擊的官兵都脱了靶。

“用小號裝藥對目標直瞄射擊需要修正氣象條件帶來的誤差……”考核結束後,各班緊鑼密鼓地分析失敗經歷,尋找解決對策。

一次遠火專業班協同考核中,考核員臨時指派炮班中的兩人撤出協同作業負責警戒,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官兵很被動,成績很不理想。

“以往協同考核中,我們過分追求官兵操作流暢,忽視了警戒防護的需要。”拿着標滿紅色註記的成績單,温昌盛在議訓會上對連隊骨幹強調:之後的訓練中,每人都至少掌握兩門以上專業技能。

“變的是考核標準,不變的是實戰導向。戰場不會以米環秒論成敗,但考場卻離不開米秒環式的評價標準。只有不斷加入臨機情況,才能讓官兵明白考核標準不該一成不變的道理。”該旅領導説。

帶着考場思維去訓練考核,考場離戰場只會越來越遠

——讓思想先到達戰場,考出來的優秀才不是“作秀”

“‘軍人生來為打仗’的道理大家都懂,雖然天天喊着練為戰,但總擺脱不了‘練為考’的現實矛盾。”採訪中,排長董旭告訴記者。

去年有一段時間,董旭痴迷於軍事類書籍,沒事總愛琢磨地圖,研究戰例戰法。在一次班排戰術考核中,本想根據書上學來的知識進行戰術創新,誰知竟被考核組當場叫停:未按流程進行。

考核員安慰他:“別灰心,把流程記熟了下次補考一定能考過。”那一刻,董旭感到哭笑不得:考核有固定流程,戰場怎麼可能有呢?無奈,董旭只得按照流程埋頭苦練,在補考中順利通過。

董旭的想法,代表了不少基層官兵的心聲。同樣的經歷,在重複了一次、兩次、三次後,大家會逐漸習慣這樣的設定:考核不就是應該按照固定流程的嗎?當大家都接受了這樣的設定時,考場思維就被馴化成為同一種模式,考場離戰場只會越來越遠。

“説到底,還是承擔不起‘考砸了’引發的代價。”在沒有實戰檢驗的現實條件下,能考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“能打仗”。一位連長坦言:“過去連隊評優評先,很大程度上看的是軍事訓練水平,訓練水平又很大程度通過考核成績來體現。在計劃落實、方案制訂上,雖然都知道有很多亟待改善的地方,但一想到馬上要考核了,又不得不按照原有的模式走一遍,先把考核應付過去再説。”

這名連長接着説,為了提升全連訓練水平,防止安全事故的發生,每一次手榴彈實投中,他都會安排訓練成績靠後的同志去站崗。

“考核是訓練的指揮棒,考核不貼近實戰,訓練就無法貼近實戰。”回想起幾年前的一次紅藍對抗,某旅作訓參謀周鵬深有感觸。為了增加考核真實性,該旅經常會從連隊中抽組一支模擬藍軍,通過對抗提高考核質量。

“出發點是好的,效果卻並不理想。”周鵬告訴記者,由於對壘兩方接受的是同一種訓練,不僅在作戰樣式上大同小異,而且在裝備參數和性能、部隊編成上都如出一轍,彼此又瞭如指掌。對抗的最終結果也並不令人意外:紅方以7戰7捷的戰績完勝藍方。

這樣的勝利有意義嗎?

“當藍方無法做出更多的‘意料之外’,紅方也就很少出現‘措手不及’。從場地設置、擬製規則到全程導調,每次紅藍對抗都會精心籌劃,最終還是很難跳出自我循環的怪圈。”周鵬説,“昨天的標準無法考核今天的訓練,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擺脱自我設計、自我循環、自我喝彩的怪圈,讓思想先到達戰場,考出來的優秀才不是‘作秀’。”

“如果把戰爭比作大考,那麼平時考核就是模擬考試。備考脱離實戰,就好比車跑偏了,必須調整方向;組織考核倘若脱離實戰,那是路走偏了,禍害更甚。”採訪中,一位領導意味深長地指出了問題的關鍵:説一千道一萬,還是考核偏離了方向。

北部戰區陸軍某旅組織狙擊手戰術考核。 劉常春攝

如何考核沒有標準答案,實戰需求是唯一的準則

——考核向打仗聚焦,訓練才能向實戰靠攏

“面前的這個課目總長500米,需要跨越20個障礙……”“安德魯·波依德”國際特種兵競賽賽場上,帶隊領導張秀光利用轉場的有限時間,和隊員們介紹500米障礙跑的特點和通過的動作。此時,這羣隊員們剛剛完成50公里的徒步滲透,身體已經嚴重透支。此前,他們從未接觸過這一課目。

令人頗感意外的是,他們不僅成功通過了重重障礙,還以3分11秒的成績取得了單課目第一,一舉打破紀錄。

“雖然之前從未跑過一次完整的障礙,但是類似的內容我們在備戰考核中均有涉獵,當時我們的體能和技能水平都達到了過障標準!”隊員吳志輝説,組織考核時,旅裏會臨時指定一些新內容或是選擇更為惡劣的環境條件。當官兵逐漸習慣這種方式後,無論是在心理上還是身體上,都能更加從容地應對。

“未知與陌生,是未來戰場的基本樣態。就考核本身而言,無論如何模擬,似乎都會和實戰存有差距。”某旅一名營長説,用戰的導向引領訓的思維,是一條沒有終點的路,無論是組訓者還是受訓者都不能置身事外。

“戰爭有着天然的不確定性和神祕性,我們能做的是在考核中把自己逼到極限、練到極致,隨時達到迎戰標準,做好迎戰準備。”某特戰旅副旅長王波説,旅裏一次隨機考核,趕上了惡劣天氣,對於跳傘考核要不要如期舉行,所有人心裏都沒有明確答案。

仗怎麼打就怎麼考。幾番討論,大家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,跳!

決心敲定,常委帶頭!空中綻放的一朵朵傘花,最終贏得了官兵信任,也深深感染了在場的各級考核員。

“雖然日常的訓練主要圍繞考核,但考核的終極目標無疑是實戰,想清楚了這層關係,就沒什麼好遲疑的。”某旅領導説,從訓練上看,這樣的條件可能存在安全隱患,但從實戰出發,這樣的機會卻是千載難逢。

實戰能力提升是一個漸進的過程。一位領導告訴記者,近幾年來的訓練中,他們不再過分執著於紙面成績,看重數據統計,而是更加看重實戰化條件下的訓練質效。

“今天把考場當戰場,明天才會把打仗當作考核。”採訪即將結束時,某訓練基地領導對記者説,雖然這是一條永遠走不完的路,但只要官兵能夠理解考核的意義所在,用“戰鬥在今夜打響”的緊迫感端正練兵導向,就能不斷校正考核這把訓練指揮棒的方向,讓它真正指向實戰的方向,勝利的方向。

北部戰區陸軍某旅開展實戰化鐵路裝卸載考核。劉 輝攝

1 2

責任編輯:烏銘琪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112483.polar.xyz域名使用側邊欄!